香槟杯中的墨韵书香

中国人对美好事物的感受总是极其敏感的:

呷一盏或清或酽的香茗,顿生“徐家野逸”的情致;

饮一杯或淡或浓的琼浆,晃见“米氏云山的意趣。

月下独酌怀想“铜琵铁琶”的荡气回肠;

曲水流觞思慕“潇湘水云”的去留无意。 

当一颗感性的心遇到气泡精致而细腻、香气清新又复杂、口感爽朗或圆润的香槟时,杯中的诗情画意便慢慢洇开……

 

—— 王雪彭

 

丁酉除夕,约几个爱香槟的法国好友一起过节。酒酣之时,写几副春联赠与好友。闲谈之中约略谈到真草隶篆的区别。有好事者问曰,你最喜欢的字体对应哪种香槟,我笑而不答。

若论字体,最爱的当然还是瘦金体。

宋徽宗赵佶瘦金体《秾芳诗帖》局部 来源:网络

其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瘦直挺拔,侧锋如兰竹,横如劲弓,竖如鹤腿,撇如匕首,捺似切刀,折如竹节,点如珠玉,所谓“如屈铁断金”、 “笔法追劲,意度天成,非可以陈迹求也”(陶宗仪《书史会要》)

倘要用瘦金体来形容香槟的话,非白中白香槟(Champagne Blanc de Blancs)莫属。

王雪彭手书瘦金体“沙龙香槟”  摄影:周晓颖

我如是说不仅是因为酿造白中白香槟的霞多丽(Chardonnay)被称作白葡萄中的皇后,与瘦金体的开创者宋徽宗赵佶一样沾有“王气”,更因为白中白香槟的优雅、细腻和矿物感带来的风骨,像极了清秀、飘逸又劲瘦挺拔的瘦金体。

霞多丽(Chardonnay) 来源:网络

白中白香槟与瘦金体的诞生也极其相似:

在宋徽宗独创瘦金体之前的隋唐时期,楷书就以其“结字方整”、“布局和谐”而大行其道、长盛不衰。赵佶在博采前代名家(如褚遂良、薛稷、薛曜等)所长的基础上,匠心独具,创造出瘦直挺拔的瘦金体。

 

而在沙龙香槟的创始人Eugène-Aimé Salon先生酿造第一款白中白香槟之前,香槟世界中的混酿传统早已深入人心。混酿香槟追求的是如楷书一般的品质稳定,章法和谐。Salon先生创新性地打破香槟区的混酿传统,独辟蹊径,只用Mesnil村的霞多丽,酿造出如瘦金体一般极尽瘦劲、挺拔、飘逸、俊秀的白中白香槟。

Mesnil-sur-Oger特级村是白中白香槟圣地“白丘”(Côte des Blancs)中最为传奇的村落。

Mesnil-sur-Oger特级村 来源:网络

这里的白垩土富含Belemnite箭石,以形成于白垩纪前期的坎佩尼石灰岩为主,地表几乎没有土壤覆盖,出产的香槟酒极尽细致纯净,富含矿物感,陈年能力极强,在“白丘”数不尽的优雅、细腻、高贵的白中白中,此处的白中白称得上是白中白世界里的“天下一人”。

 

宋徽宗赵佶“天下一人”花押,《草书千字文》局部 来源:网络

写瘦金体需要的毛笔要长锋硬毫、墨需浓墨、纸宜熟宣。

写瘦金体常用的勾线笔 来源:网络

与之类似,白中白香槟的诞生过程中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它所用的霞多丽需是阳光、土壤、水分、空气共同孕育的杰作。每一款白中白香槟在二次发酵后都要经历数年的陈酿才会上市,如同瘦金体需十年如一日“写秃羊毫研透砚”的潜心苦练。

时间的巧手打磨出白中白香槟的清爽、纯净、优雅、细致,也锤炼出瘦金体之清秀、飘逸、方宽、严谨。

诸位香槟客若是有兴致,不妨效仿古人约三两知己,把酒临帖或酾酒赏画,尽得香槟趣味也拾起香槟中的墨韵书香,既不负香槟又不失为一桩雅事。

王雪彭手书瘦金体“沙龙香槟”  摄影:孟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