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庄解读 | Champagne Veuve Clicquot 凯歌香槟故事(一)

 

可以说,凯歌酒庄的历史就是香槟的历史。

Une maison fondée en 1772,245 ans d’histoire

始创于1772年的香槟酒庄,245年的漫长历史

 

凯歌酒庄故事 

 

故事起源于香槟区兰斯市。

菲利普-凯歌(Philippe Clicquot)是兰斯的纺织商人,婚后他从娘家慕容(Muiron)家族继承了8公顷的葡萄园,在打理葡萄园之余,他时而酿几瓶葡萄酒作为答谢客户的礼物。

 

一段时间后菲利普发现,比起他家的羊毛制品,客户们更对他酿的葡萄酒感兴趣。因此他决定将家族企业的重心转向葡萄酒生意。

 

为了将酒卖到世界各地,菲利普也用尽各种方式来增加客源,他将自家的生意范围扩大,不仅卖羊毛、纺织品,同时经销肥皂、染料、沥青等产品,甚至做起食品生意,转卖土豆、胡萝卜、奶酪、芥末酱…当然,作为经营进出口业务的商人,他还涉及了金融业,处理外汇买卖业务。

 

1772年1月3日,29岁的菲利普-凯歌(Philippe Clicquot)正式创立了酒庄,并以家族姓氏命名为「凯歌-慕容」(Clicquot-Muiron),成为香槟区最早成立的酒庄之一。

 

拥有远见的菲利普-凯歌(Philippe Clicquot)自酒庄创立之日起便拥有个远大的目标:将凯歌品牌销往全球各地。酒庄创立同年,第一批酒便被销往意大利威尼斯。

酒庄1773年的销售记录

一张汇集了羊毛(上面贴着几张布料样品)、肥皂、香槟的订单

1798年,菲利普的儿子弗朗索瓦-凯歌(François Clicquot)接手了父亲的生意,并将酒庄更名为「凯歌-慕容及儿子」(Clicquot-Muiron & Fils)。

 

在父亲的培养下,精通德语、意大利语的弗朗索瓦-凯歌(François Clicquot)极有生意头脑,带着酒庄生意走向了正轨。

 

同年,弗朗索瓦迎娶了兰斯市市长的千金 – 芭布-妮可-彭莎登 (Barbe Nicole Ponsardin),也就是未来的凯歌夫人。

据资料记载,凯歌夫妇经常一起到葡萄园里走访,对酒庄的各项工作亲力亲为

1801年,弗朗索瓦-凯歌(François Clicquot)继承了父亲的理想,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并聘用了路易-伯纳(Louis Bohne)作为酒庄的海外销售总管,这位伟大的“旅行家”随后为凯歌香槟的出口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

1805年成为了故事的转折点。

从小体弱多病的弗朗索瓦-凯歌(François Clicquot)因突发高烧而不治身亡,留下了年仅27岁的凯歌夫人和他们6岁的女儿克莱蒙汀(Clémentine)。

 

就在全家一致决定变卖酒庄之时,凯歌夫人毅然决定接手家族企业,继承丈夫生前的心血。她也成为了当时极为罕见的女商人、香槟史上的首个女庄主。

凯歌夫人晚年画像

 

>>>>

然而从接手之日起,凯歌夫人经受了最煎熬六年时间。

 

在19世纪初,女性的角色常常被定义为“家庭主妇”,极少从事复杂的工作,身为庄主的凯歌夫人时时饱受着众人的非议。当年正值拿破仑战争之时,局势动荡,战乱封锁了海外的运输线路,导致香槟的销量骤减;同时,连续几年的欠收让香槟人苦不堪言;而凯歌夫人与当时的投资人弗尔诺(Fourneaux)先生又常在酒庄管理问题上意见不一。

 

经历了重重磨难的凯歌夫人并没有放弃,她的坚持和努力终于在六年后得到了回报。

1811年一枚彗星划过了香槟的天空,巧合的是,这一年的葡萄园收成极佳,人们将这一年的香槟称为“彗星之酒”(Vin de la comète)。

 

凯歌夫人也酿制出了极为出色的香槟,不仅销往法国各地,并在之后成功打入海外市场。

 

1814年,在拿破仑战争即将结束之时,俄法对峙的关键时刻,凯歌夫人冒险决定将10550瓶1811年的香槟酒运往俄罗斯,在海禁封锁解除的第一时间将酒秘密地运抵圣彼得堡,而就在这之后,拿破仑宣布对俄战败,俄国人此时刚好用凯歌夫人送来的香槟作为胜利之酒庆功,凯歌香槟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疯抢而空。

 

凯歌香槟至此在俄国大受欢迎,俄国成为了酒庄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鼎盛时期的俄国市场甚至给凯歌香槟一个新名称「Klikofskoé」,普希金、果戈里、契诃夫都是当时酒庄的忠实客户。

 

在随后的几年内,凯歌香槟成为全球最知名的品牌之一,香槟逐渐供不应求,凯歌夫人也被众人尊称为“香槟的伟大夫人”(La Grande Dame de la Champagne)。

1821年,酒庄的“二把手”、“旅行家”路易-伯纳(Louis Bohne)去世。

 

同年爱德华-沃勒(Édouard Werlé)以学徒工身份加入酒庄,10年后成为了酒庄的合伙人,并最终成为了凯歌夫人的左膀右臂,凯歌夫人最信任的帮手。

1835年的凯歌酒标,当时的香槟酒仍被叫做起泡酒(Mousseux)

1847年凯歌香槟将香槟酒销往中国的最早记录,甚至早于加拿大(1855)、澳大利亚(1859)、日本(1867)。

1866年,凯歌夫人于89岁逝世。酒庄由合伙人爱德华-沃勒(Édouard Werlé)接管,并且他将酒庄正式更名为「Veuve Clicquot Ponsardin」。

凯歌夫人一生最重要的人之一、酒庄的继承人爱德华-沃勒(Edouard Werlé)

他为酒庄的发展作出了极大的贡献,凯歌夫人待他也如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1884年,爱德华-沃勒(Édouard Werlé)去世,其子阿尔弗莱德-沃勒(Alfred Werlé)接手酒庄。

 

1907年,他去世后将酒庄交给女婿贝特朗-德-曼(Bertrand de Mun)继承。

 

1932年,贝特朗-德-曼(Bertrand de Mun)的女婿贝特朗-德-沃居艾(Bertrand de Vogüé)加入了酒庄,成为新任庄主。

1986年,凯歌酒庄加入了路易威登集团 Louis Vuitton Group。一年后路易威登集团正式成为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 LVMH Group。

 

凯歌酒庄历任庄主

2010年,酩悦轩尼诗香槟分部Moët Hennessy Champagne Services (MHCS)成立,成为香槟区第一大酒庄集团,旗下包括:酩悦Moët et Chandon、唐培里侬Dom Pérignon、凯歌Veuve Clicquot、库克Krug、瑞纳Ruinart、梅西耶Mercier香槟。

相关链接:香槟区的朋友圈 – 大酒庄集团

 

LVMH(Louis Vuitton Moët Hennessy)集团旗下的香槟品牌

凯歌酒庄的现任总裁为Jean-Marc Gallot先生(2014年9月上任),现任总酿酒师为Dominique Demarville先生(2009年上任,是酒庄成立以来的第10任总酿酒师)。

总酿酒师Dominique Demarville

继承了酒庄创始以来一贯的理念,如今凯歌酒庄品牌享誉全球,年产量约一千六百万瓶,90%的香槟都用于出口,销往全球150多个国家。销量最大的前十个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巴西、澳大利亚、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加拿大、瑞士以及法国本土。

 

凯歌夫人的一生

 

凯歌酒庄能够拥有今天的声誉和成就,首先要归功于备受世人尊敬的凯歌夫人。

 

凯歌夫人,原名为芭布-妮可-彭莎登(Barbe-Nicole Ponsardin)1777年生于兰斯的贵族家庭,父亲尼古拉-彭莎登(Nicolas Ponsardin)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公爵、富有的商人,曾任兰斯市的市长,母亲简娜-克莱蒙汀(Jeanne-Clémentine Huart-Le Tertre)则是一位极其内敛的传统型家庭主妇。

 

芭布-妮可-彭莎登(Barbe-Nicole Ponsardin)从出生起便生活在兰斯的彭莎登公爵府邸(Hôtel Ponsardin),从小接受贵族的教育,受父亲的影响很大,她对数字特别感兴趣,而且最大的爱好是读书,小的时候经常在父亲的书房里一呆就是一天,晚年时更是以书为伴。

 

凯歌夫人童年居住的彭莎登府邸(Hôtel Ponsardin),现如今是兰斯工商会(CCI)所在地

 

1798年,她与弗朗索瓦-凯歌(François Clicquot)在一次聚会上相遇后一见钟情,两个门当户对的家庭随后喜结连理,当时的婚礼还颇具创意地选择在兰斯市的酒窖内举行。

 

她与丈夫弗朗索瓦(François)拥有一个女儿克莱蒙汀-凯歌(Clémentine Clicquot ),1799年出生的她并没有继承母亲坚韧的个性,她更内向,从未感兴趣过家族酒庄的事业。

凯歌夫人1822年购买的府邸 Hôtel le Vergeur,她曾在这里居住过一段时间,地下拥有个三层的酒窖

如今已改造为博物馆,常年开放供游客参观,位于兰斯市中心议会广场上

凯歌夫人一生勤奋、果敢、富有野心、为人低调,与她的父亲性格更相向。

 

她向往自由尽管生在富裕的家庭,她从未想过安逸地度过一生。在弗朗索瓦-凯歌(François Clicquot)去世后,毅然地决定接手家族企业。

 

她冷静果敢,拿破仑战争期间,她没有盲目跟风其他酒庄,而是选择仔细分析市场趋势,并不惜承担风险,大胆地决定投资俄国市场。

 

她为人真挚简单,待员工像家人一般,从不会盲目要求或是严厉指责,同时她事事亲力亲为,从酒窖到葡萄园,从酿酒到销售,多年来她坚持亲自与酒庄的客户通过信件往来。对家人更是悉心照顾,从未强迫要求女儿或是女婿参与管理酒庄事务。

 

她拥有过人的聪明才智更不断地寻求创新,改写了香槟酿造史:

 

1810年,凯歌夫人首创了香槟区的年份香槟酒款(Millésime),成为首款仅用单一年份的收成酿制的香槟酒。

1816年,凯歌夫人从自家厨房的餐桌得到灵感,发明了 「转瓶桌」(table de remuage),通过在桌内转动香槟瓶,收集酒渣到瓶口来得到清澈、质量上乘的香槟。

 

相关故事回顾: 香槟转瓶 vs 凯歌夫人的餐桌

1818年,凯歌夫人发明了香槟区首个混酿法酿制的桃红香槟。

1811年起,为了酿造出品质出众的葡萄酒,凯歌夫人开始着手购买香槟区的葡萄园。她经常亲自到田间拜访,在香槟区分级制度还未建立的年代,凯歌夫人已经购买了大片如今被评为一级村、特级村的葡萄园,今天更成为酒庄一笔宝贵的财富。

晚年时期,凯歌夫人搬到她送给曾孙女的城堡 – Château Bousault 生活,城堡位于马恩河谷的Boursault村。

 

凯歌夫人与曾孙女Anne de Mortemar-Rochechouard位于城堡前

1866年,凯歌夫人在这座城堡去世,享年89岁,她的墓地如今便坐落在兰斯市区 (Cimetière du nord)。

Château Boursault 城堡

凯歌夫人自由、坚强、果敢的精神今天仍然值得我们的纪念和学习。 1972年,为纪念酒庄成立200周年,同时发扬凯歌夫人的女强人精神,凯歌酒庄设立了一项「年度女性企业家」(Le Prix Veuve Clicquot de la Femme d’Affaires)奖项,每年借此表彰鼓励所有独立有作为的女性企业家们。

 

凯歌现任总裁Jean-Marc Gallot(最左)、路易威登集团副总裁Delphine Arnault(最右)为2016年得主颁奖

凯歌酒庄标志解读

船锚 L’Ancre

船锚的标志,酒庄自1798年便开始使用了。这个起源于基督教的标志由酒庄创始人菲利普-凯歌(Philippe Clicquot)选用,最初烙印在酒塞上,是在酒标出现之前唯一能够代表酒庄的标志。

 

由于凯歌家族并不出身于贵族,没有家族族徽,因此他选择了这枚船锚的基督教标志,寓意着“繁荣、希望”。

 

自1805年起,凯歌夫人接手酒庄后,继续沿用了船锚的标志,寓意着繁荣的海外市场,并一直保留至今。

 

彗星 La Comète

1811年的“彗星之酒”为凯歌夫人带来了好运,成为酒庄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1814年,凯歌夫人冒险将一万余瓶1811年的香槟酒秘密地运至俄罗斯圣彼得堡,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被俄国人疯抢而空,凯歌香槟至此在俄国大获成功。

 

因此从1814年起,彗星的标志一度代替了船锚,烙印在凯歌的香槟酒塞上。

酒庄不同时期的瓶塞印章,这是在酒标出现以前酒庄唯一的辨识标志

船锚⚓️标志早在酒庄创立时间便出现了

彗星🌠标志是从1814年起,凯歌夫人为纪念1811年彗星之酒而采用的

 

签名 La Signature

酒标上的签名取自于凯歌夫人当年与酒庄客户信件往来中的亲笔签名。

 

Veuve“法语是「寡妇」的意思,“Clicquot” 「凯歌」是凯歌夫人的夫姓,“Ponsardin”「彭莎登」是凯歌夫人的娘家姓,她的本名是“Barbe-Nicole Ponsardin”「芭布-妮可-彭莎登」。

 

近几年酒庄为适应英美市场,简化了酒标,如今市面上见到的新酒标只有「Veuve Clicquot」而少了「Ponsardin」,减少了消费者们法语发音的烦恼。

凯歌黄 Couleur Jaune

1854年,酒庄首次注册了白色酒标,上面简单标记着“Veuve Clicquot Ponsardin Reims”。

 

1873年,在英国市场上推出了特别款年份香槟,并有特殊设计的酒标;但英国进口商提出:“新酒标与酒庄其他酒款的差异不大,太容易混淆;尤其是干型香槟「Dry」的黄色酒标在从潮湿的酒窖中拿出来后,逐渐淡化成了白色”。至此,干型香槟的浅黄色酒标被重新定为更鲜艳的明黄色。

 

1877年2月12日,凯歌的黄牌酒标正式在兰斯的工商局注册,并随后在英国、美国相继注册使用。

 

凯歌酒标的颜色介于黄色与橙色之间,准确的说是Pantone 137C色号,为了保护凯歌的商标权益,酒庄已经将这个颜色正式注册,并命名为【凯歌黄】- le Jaune Clicquot

 

无论如何,凯歌黄从200年以来一直保留至今,酒标的色彩也越来越鲜明,早已成为了酒庄品牌最显著的标志。这一抹明黄色象征着阳光自由,就像它的酒一样热情而奔放。凯歌酒庄的员工们也常常开玩笑说自己身上都流淌着黄色的血液(avoir le sang jaune)!

相关链接:喝着香槟尬个舞, LA LA LAND 🎶

 

Notre jaune, si brillant, si lumineux, si gai, reflet du soleil qui se trouve concentré dans le contenu de la bouteille.

 

 – Bertrand de Mun, 1947

 

酒庄曾任庄主Bertrand de Mun曾这样描述凯歌黄:

如此耀眼,如此明亮,如此欢快的凯歌黄,如太阳光辉般汇聚在酒瓶中。

 

下期预告:

凯歌酒庄的葡萄园、酒窖、酒款详解

 

欢迎继续关注

CHEERS!

 

说明:本文为槟客文化名庄解读系列,不含任何广告

Ta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