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霜冻又来了,葡萄酒农不眠夜

 

五月将近,上周法国还好像进入了春夏之交,最北部的香槟区葡萄藤也已经发芽。可这周欧洲气温骤降,全法葡萄酒农(尤其是偏北的香槟区勃艮第、汝拉、卢瓦尔河谷)都将度过几个不眠夜,来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倒春寒。

马恩河谷Fossoy村葡萄园,早晨温度零下2.9度   图片来源:Champagne Benoit Dehu

4月19日早晨,香槟区马恩河谷、白丘和奥布地区最低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三度(这个温度已经足够摧毁葡萄嫩芽),明后两天还会更低,让香槟酒农们一筹莫展,都想尽办法来防止去年的“春季霜冻”噩梦重演。

 

上周末,意大利北部皮埃蒙特地区就已经经历了一场霜冻和冰雹,葡萄园中一片残败景象,让人心疼。

 

被霜冻摧毁残败的葡萄嫩芽       图片来源:Asti酒农Gianluca Morino

勃艮第产区,尤其是靠近香槟区南部的Chablis地区,酒农们已经又燃起了“希望之火”来防止霜冻摧毁新生的葡萄嫩芽。这里去年已经几近颗粒无收,Dauvissat庄主说这两天的压力和担忧甚至比去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Chablis地区为防止霜冻而燃起的“希望之火”    截屏自facebook

 

而最靠近Chablis地区的香槟南部Aube省,香槟酒农们也正经历着一个不眠夜,他们用各种可能的方式来降低损失风险,却也已经有不幸的酒农被这个大自然的玩笑打了个措手不及。

 

独立酒农Olivier Horiot不仅是香槟南部之星,Les Riceys村的代言人(香槟区葡萄园面积最大的村落,也是唯一拥有Champagne,香槟区静态酒和Rosé des Riceys三个AOC的村落),更是我的朋友。这两天密切关注着他的Instagram,从紧张,到损失一公顷,到今天已经有整整四公顷的葡萄被霜冻全部摧毁想着他去年也因为四月底的霜冻损失了近80%的收成,看着图片太心疼就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却释然地跟我说“是大自然的决定,在它面前我们人类很渺小,只能接受它的安排。” 💔

 

同在南部Aube地区的Champagne Vouette&Sorbée酒庄,因为地形和微气候经常会面临霜冻的问题,早早装置了Aspersion系统来抵抗霜冻。这周凌晨气温也降到了零下三四度,酒庄从昨天又开启了Aspersion系统,希望通过喷水措施来降低霜冻夺命葡萄嫩芽的风险。

 

酒农们开启了Aspersion设备     图片来源:Champagne Vouette & Sorbée

Aspersion是目前比较有效的防止Spring Frost霜冻方法,需要在气温下降到冰点的过程中持续喷水,使得清水在葡萄藤上结冰,从而对幼苗形成一个保护层,让幼苗在“冰室”里面不再受外界更低温度的影响。 这个方法这几天在香槟区南部Aube地区和勃艮第北部Chablis地区都已经开启。

喷的水在嫩芽上结冰,等于形成了一个保护层,让其中的嫩芽不再受外界低温所影响。     

图片来源:Champagne Vouette & Sorbée

整体来说,春季霜冻最容易发生在地势平坦也相对潮湿,不太通风的地区。香槟区多坡地,坡地底部也是容易受到霜冻影响的重点位置。除此之外,葡萄园的架构和剪枝方法也是霜冻影响程度高低的因素。

 

零下2度足以摧毁葡萄嫩芽,即使在土壤含水性较低的干燥地带,零下5度的低温也足以将嫩芽一网打尽。1946, 1951, 1957和1968,这几个香槟区历史上让酒农难以忘怀的悲惨年份如今仍历历在目。可霜冻的时期又很难提前预料,据史料记载,1793年5月30日,在法国南部都开始采摘草莓的时候,香槟区一场突如其来的霜冻将葡萄园几近完全摧毁。

 

2017年4月19日下午,香槟马恩河谷独立酒农Tristan Hyest已有15%葡萄嫩芽被春霜摧毁    

图片来源:Champagne Tristan Hyest

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农们也找出了很多方法来降低春季霜冻可能带来的危险。除了更换发芽期较晚的葡萄品种(例如Meunier)以及提升葡萄架型,延迟剪枝时间等方式,还可以通过以下几种:

  • 提升葡萄园温度:例如上图勃艮第地区点火升温的方式

  • 保护葡萄嫩芽:如上文所述的Aspersion(喷水)

  • 增强空气流通:风机

 

春霜后毁掉的葡萄嫩芽 图片来源:Champagne Nicolas Maillart

 

除此之外,一些践行生物动力法的酒农们也有他们信仰的方式。比如昨天Champagne Benoit Lahaye, Champagne Franck Pascal和Champagne Benoit Dehu的几个庄主就采用颉草Valeriana officinalis(药理学和本草疗法中是一种草药,其根部作为膳食补充剂使用)制成喷雾,希望通过“镇静”葡萄藤和嫩芽让他们积蓄能量。

 

根据生物动力法指南Pierre et Vincent Masson, édition 2012建议,他们在500和500P牛角粪制剂中加入5ml的颉草,于春季喷洒到葡萄园,使得葡萄藤积蓄能量对抗可能的倒春寒。

 

正在喷洒含颉草的500和500P牛角粪制剂  图片来源:Champagne Benoit Déhu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无比渺小。葡萄园永远脱离不了自然的法则,在其间生长,完善,成熟,或者幻灭。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农们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将大自然的美好产物呈现给我们,同时经历着一个个这样不眠夜的考验。

 

葡萄园中的“希望之火”,冰晶保护的葡萄嫩芽,暖风机抚慰的葡萄田,或颉草制剂护卫的田地,都是我们对大自然顺从和敬畏的方式。祝福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农,尤其这些香槟区的朋友们,能够安稳度过这个寒冷的夜晚,迎接一个美好的2017年。

 

香槟区2017年的新芽新希望,祈祷,祝福

霜冻之前欣欣向荣的2017香槟葡萄新芽    图片来源:Champagne Grumier

 

Ta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