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酒农月历·葡园四季

清明时节,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已是人间四月天,近日来陆续看到法国其他地区葡萄发芽的消息,香槟的葡萄园中初有萌动的迹象。幸而香槟区连续几日阳光慷慨,葡萄嫩芽的萌发屈指可待。

 

图片来源:Eric Rodez


三月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三月阳春,天气回暖,百花齐放,一片春意融融。

此时节,香槟区的葡萄园大都剪过了枝,毛茸茸的小骨朵鼓起在深褐色的虬枝上,它们整齐而安静地等待着春风的检阅,此时垄边早开的小花在微风中摇曳,田间的小草也已抽出了鲜嫩的绿芽,远处的山坡上新绿的枝叶正在代替经年的灰绿……

 

VCP葡萄园剪枝演示

图片来源:槟客文化

此时,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的剪枝工作(la taille)已经接近尾声,这是一项耗时费力却关乎葡萄收成的重要工作,酒农们不敢马虎大意。


四月

四月清和雨乍晴,

  南山当户转分明。

 

四月清和,葡萄开始回春,原先毛茸茸的小骨朵将抽出粉绿的嫩叶。偶有追逐嬉戏的蝴蝶在嫩芽上歇脚,此时的葡萄田中,酒农已经停止剪枝,他们开始葡萄藤的绑缚工作(liage),这是为了增强葡萄园的通风透光性。

 

可降解材料包裹的铁丝用于绑缚

图片来源:Benoît Marguet 

酒农们麻利的双手将葡萄主蔓精准地固定在支撑线上。固定好的葡萄藤不会因摩擦受损而染病,静静地期待未来的开花结果。


五月

 

五月梅始黄,

  蚕凋桑柘空。

 

五月蕃秀,斗指东南,夏伊始。葡萄园热闹了起来:田间种的玫瑰月季开花了,引来“留连戏蝶时时舞”,幼嫩的新梢已经初显蔚然之势,蜗牛看到了葡萄成熟的希望。

 

Eric Rodez 为葡萄升架、整形

图片来源:Eric Rodez

 

都说“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虽然此时并非诗中的“五月”,酒农们却真地忙碌了起来:抹芽(Ébourgeonnage)也是一项需要手动完成的任务,酒农必须去掉徒长枝,使树液完全流向花朵果实。

五月还没结束,天气逐渐暖喝起来,葡萄园里的气氛也如这天气一般变得温暖,此时的葡萄园里酒农们和各个地区赶来的工人们一起挥汗如雨——他们在为葡萄升架(Relevage)整形(Palissage)。他们将结果枝抬升并分散固定于最高的支撑线处,以方便以后的田间管理和保持葡萄园良好的通风透光性。


六月

又恰是、人间六月,

叶蓂方吐。

 

六月夏至,葡萄园中悄悄发生变化:葡萄藤上正在开出细小的花朵。此地没有鸣蝉的聒噪,显得格外安静。蜂蝶更喜欢不远处山丘上盛开的虞美人,而酒农们心中却开始计算收获的时间(葡萄采收季一般在花开100天后)。当然在葡萄开花前,酒农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剪梢(Rognage)

 

剪梢用的机器

图片来源:网络

 

剪去葡萄枝过长的部分,使树液更多地流向花朵和果实以保证其质量。夏季的剪梢一般要进行2-4次,有赖于科技的进步,大部分葡萄园的剪梢都可用机器来完成。


 

 

七月、八月

 

七月流火,

八月萑苇。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葡萄藤在这段时间里充分享受着阳光雨露,葡萄也从细小酸涩变得饱满香甜,从青涩幼嫩变得色泽诱人。

一直认为这时是香槟区景色最迷人的时候:天空万里无云,阳光照耀处,一片片翠绿、微黄的葡萄园在微风中泛起轻波;葡萄颗颗饱满地挂在枝头如玉石般晶莹细润、如玛瑙般紫黑油亮;这时最适合到葡萄园野餐,香槟区的葡萄园深处也隐藏着几处风色绝佳的野餐聚点……

 

图片来源:Lei MENG

眼前美景如画,可酒农们无暇欣赏,他们一边耐心等待葡萄的丰收一边时刻关注着葡萄的生长,在必要的时候对葡萄进行病虫防治。


 

 

九月

九月江南花事休, 

芙蓉宛转在中洲。

 

九月容平,时维秋收。忙碌了大半年的葡萄农们终于迎来了葡萄收获 (les Vendanges),这是一年中最热闹也重要的时刻,天气已经开始变得凉爽,葡萄园中采摘葡萄的工人往来于田间,小心翼翼的将一串串葡萄从藤上剪下。

 

图片来源:Lei MENG

 

关于采收时间,每年香槟协会的MATU部门都会在采收季之前全面检测香槟区内各村落的葡萄成熟情况,之后统一规定可以采收的具体时间:具体到每个村落的每个葡萄品种,一般在九月,少数天气迥异的年份也会提前到八月底或者推迟到十月。

 

图片来源:Champagne Vilmart & Cie


冬三月,此谓闭藏。

水冰地坼,无扰乎阳。

 

接下来的时间,葡萄被送往车间压榨、发酵、混酿、陈年……,而葡萄藤则会慢慢褪去叶子,等待寒冬之后的另一个春天……

 

图片来源:网络

Ta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