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香槟时代(上)

从十八世纪欧洲皇室贵族的餐桌到如今世界各地香槟极客的酒窖,香槟一直是独特的法国文化象征。处在葡萄酒金字塔顶端的香槟酒在一直保持高贵优雅的同时,也不断引领时代潮流的变迁。

 

有时我们感觉自己已对香槟了如指掌,却又常在市场上发现陌生酒款,也会在社交网络上看到新兴酿酒师,也可能偶尔注意到酒标上的新名词,又会赞叹于酒窖中新颖的酿酒设备,甚至会在突然喝到一款酒时改变自己对香槟的全部印象……

 

是的,我们还未真正了解香槟

 

就已经走进了这个《新 香槟时代》

 

 

 

—— Lei MENG,“槟客文化”创始人

 

 

 

可能有人会问中国的香槟市场还处在起步阶段,怎么香槟世界就已经进入了新时代?

 

实际上香槟产区,香槟酒,香槟酿造者和所有香槟客都在经历着持续性的香槟变革。已经很迷人的香槟世界也因此更加妙趣横生、引人入胜。

 

在香槟产区拜访大小香槟酒庄,甚至下田“吃土”以了解更多香槟的本质,几乎就是我在法国的全部生活。虽然看过、尝过的很多很多,但我对香槟的理解和认识仍然常会被颠覆。因此总结了数个《新 香槟时代》的趋势。先为各位香槟客做个精简版总结,日后再逐一详细讲解。由于篇幅过长,分上中下三篇跟大家分享:

 

¥

1、小农香槟崛起

 

(小农香槟Récoltant-Manipulant是指全部使用自有葡萄园果实酿造香槟酒的独立酒农。)

 

 

小农香槟酒的兴起无疑是近些年香槟产区和全世界香槟客圈子里最热门的话题。

 

比如,多次排名世界第一的丹麦哥本哈根餐厅NOMA,酒单上几乎全部都是小农香槟;

 

纽约超顶级米其林三星DANIEL酒单上小农香槟已经占大部分篇幅,Chef Sommelier也常来香槟区实地拜访独立酒农;

 

上海外滩Robuchon、Hakkassan等餐厅的酒单也有越来越多独立酒农的名字跃然纸上;

 

我的公众号后台和我个人微信也时常被各种关于小农香槟的问题刷屏……

 

香槟独立酒农联合会标志

从小农香槟教父Anselme Selosse (Champagne Jacques Selosse), 到他的顶级朋友圈Francis Egly (Champagne Egly Ouriet)、Pierre Larmandier (Champagne Larmandier Bernier)、Jérome Prévost (Champagne Closerie), 以及各位香槟区第一代先锋人物Jean-Pierre Fleury (Champagne Fleury)、Erick de Sousa (Champagne De Sousa),Jacques Diebolt (Champagne Diebolt-Vallois) ,再到今天这些越来越耀眼的新秀Olivier Colin (Champagne Ulysse Collin)、Rodolphe Peters (Champagne Pierre Peters)、Raphael Bérèche (Champagne Bérèche & fils) 、Pascal Agrapart (Champagne Agrapart)、Vincent Laval (Champagne Georges Laval)、Olivier Horiot (Champagne Horiot)等等等等。

 

他们成为了香槟酒甚至整个葡萄酒世界的新星,占据了社交网络和媒体杂志的众多版面,甚至在世界各地的顶级餐桌上,他们开始崭露头角并极速扩大势力范围,甚至已经可以与各大著名酒庄平分秋色。

 

独立酒农Guillaume和教父级独立酒农(其父亲)Anselme Selosse, Champagne Jacques Selosse

不只是香槟客们开始了解并且钟爱小农香槟,传统顶级名庄也意识到了这股势不可挡的独立酒农兴起之风,一方面他们用自己强大的市场营销和经济实力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他们也开始了解甚至借鉴这些新兴独立酒农的独特之处 我多次被邀请到各个传统名庄跟大家分享我对独立酒农香槟的理解和理由,顶级酒庄的负责人们也开始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放下身段”拜访独立酒农,跟大家探讨香槟的未来。

用教父Anselme Selosse的话说:“香槟区只有一个,是我们共同创造拥有并且热爱的。

所以,

小农香槟也好,名庄酒商也罢

 

最重要的,还是那颗爱香槟的

 

www.glwas.com

2、名庄限量+顶级款

香槟酒最让葡萄酒饮客们觉得踏实,是得益于香槟产区的储存酒机制和独门混酿技术,能常年保持香槟酒款的风格和稳定的产量,甚至可以主观控制销售价格来维持市场售价和消费者群体。所以,各大酒庄的入门无年份酒款,占整个香槟80%左右的产量和销量,以稳定的品质成为全世界人们最熟悉的酒款。

如果说香槟酒庄都以其销量接近80%的无年份入门酒款论成败,那最能体现酒庄真正酿酒实力的其实是每家的高端酒款。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酒庄开始打破常规,不仅推出不同系列和定位的香槟酒款,还时常推出限量特别版来满足极致香槟客的好奇心。

 

 

Champagne Salon引领的白中白香槟热潮还未退去,Krug Clos d’Ambonnay,Bollinger Vieilles Vignes Françaises, Billecart Salmon Clos St Hilaire 三款黑中白就以其价格和品质笼络了无数“In Pinot Noir We Trust”的黑皮诺死忠粉。Dom Pérignon除了全面打造P2,P3等晚除渣系列,还在特定市场推出Réserve de L’Abbaye特别版回馈极客;Champagne Taittinger 在2011年推出的兰斯大教堂800周年限量款已经一瓶难求; Champagne Billecart Salmon在2011年重新推出的限量版1961年份Magnum也已经在世界各地拍卖会上被抢购一空。

 

Champagne Pierre Peters 顶级款Chetillons 2008和限量版L‘Étonnant Monsieur Victor Edition MK09

 

当然这也并不是名庄的专利,也有越来越多的顶级独立酒农推出限量版酒款,比如Champagne Pierre Peters 庄主儿子手绘酒标限量版以及Champagne Olivier Horiot Éphémère IWA。 

“罕见”已经是大家对某些酒款趋之若鹜的硬道理,“Limited Edition”两个词本身就魅力无穷。

 

巴黎之花秋韵2005桃红香槟限量版  图片来源:网络

 
3、风土 Terroir

 

“Terroir”是一个无法被翻译的法语词,却在中国找到了“风土”这个灵魂相通的词汇做朋友。他在多年来都被看作一个略带神秘色彩的舶来词汇,尤其在以品牌闻名于世的香槟产区并不常被提起,甚至被看作“走火入魔”的异类。

近些年“风土”也成为让所有香槟酿造者和香槟客熟悉的概念,甚至出现了很多死忠粉和布道者,我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做了很多活动也写过数篇文章跟香槟客们分享我心中的香槟风土。

 

香槟区Cramant特级村不同地块儿土壤构成

酒农们会掘地几尺,自己研习葡萄园土壤构成之后再想办法展示给香槟客们,随后再酿制出反应风土特色的单一园香槟来跟大家分享。从第一款单一园香槟Champagne Philipponnat Clos des Goisses,到Champagne Krug Clos du Mesnil, Champagne Taittinger Folie de la Marquetterie再到以Champagne Jacques Selosse单一园系列为代表,如今数不尽的独立酒农风土香槟作品,这是我们了解香槟区和香槟酒最深刻也最有效的方式。

“风土”,在田里,在酒里,在杯里,也在心里。跟酒农到葡萄园中“吃土”已经成为我最喜欢也熟悉的香槟学习方法,欢迎大家来跟我一起了解独一无二的香槟产区。

 
4、香槟&艺术🎨
 

艺术家独爱香槟,而香槟也是最亲近艺术世界也与艺术相通的葡萄酒。

它的品鉴体会像似一场音乐会,气泡如音符般在口中跳动,风土展现成为一段经典乐谱;它也可以成为一幅传世画作,或许色彩斑斓,或许现代淡雅,成为了一幅幅“传世经典”。

 

泰亭哲艺术家珍藏系列2008年份限量版

Champagne Taittinger 泰亭哲家族从1983第一个年份开始,跟匈牙利艺术家Victor Vazarely (Vintage 1978) 合作推出限量版艺术家珍藏系列年份香槟,随后法国当代集合艺术大师Arman (Vintage 1981)、葡萄牙女性画家Vieira da Silva (Vintage 1983)、美国波普艺术代表Roy Lichtenstein (Vintage 1985)、德国抒情抽象主义先驱者之一Hans Hurting (Vintage 1986)、日本艺术家金井俊光Toshimitsu Imaï、比利时画家高乃依corneille,超现实主义艺术家Matta和法籍华裔画家赵无极等艺术家合作均和泰亭哲香槟酒庄合作,2016年底刚刚推出和当代最优秀的社会纪实摄影师Sebastião Salgado合作收藏款2008年份香槟酒。

 

大家耳熟能详的Champagne Perrier-Jouët巴黎之花香槟酒庄也一直是法国新艺术时期艺术形式的纪念者。 从“新艺术”时期大师Emile Gallé,到巴西著名艺术家Vik Muniz,再到最近的奥地利年轻艺术家Mischer’Traxler,巴黎之花一直保持最美的姿态来陪伴世界各地香槟客。

Dom Pérignon、Ruinart、Mumm、Bollinger、Gosset等等香槟名庄都从未和艺术领域断了联系,Champagne Bruno Paillard 也和中国艺术家合作酒标,用画家陈江洪的《童年之梦》来展现2004年白中白香槟的纯净活泼和灵动。

 

其实艺术早已融入香槟人的血液当中。

混酿,这个香槟人发挥到极致的技艺,不也是艺术最好的表现形式吗?

 

 

 

未完待续

 

橡木桶回归

 

酿酒设备多样化

 

小品种复兴

 

桃红香槟

 

NV, Vintage or MW?

 

Dosage

 

晚除渣

 

香槟区有三种酒

 

有机,生物动力

 

配餐

 

欢迎来香槟区

 

 

 

图片来源:网络,酒庄,Lei MENG

Ta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