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女性的独立与优雅

 

香槟是唯一一种让女人品饮后仍美艳如花的葡萄酒。

—— 蓬帕杜夫人

黑裙,红唇,香槟酒,这是描述法国女人优雅的标准画面。

 

香槟为什么拥有了如今的女性标签?

 

因为曾有数位女士创造了香槟的历史

 

如今也有数位女士正在续写香槟的传奇

 

撰写历史的女强人

 

香槟客们总会听到无数个“夫人”的名字:

 

 

第一个用自己名称命名酒庄并沿用至今的Madame Clicquot凯歌夫人,她不仅在自家厨房创造了香槟转瓶法,还史无前例地开拓了当时最大的俄国市场;

 

发明了绝干型香槟的Louis Pommery柏瑞夫人

 

使得自家香槟成为英国皇室专用的Elizabeth Bollinger博兰爵夫人

 

和如今香槟世界仍然首屈一指的Carol Duval-Leroy杜洛儿夫人

 

多灾多难的香槟区让这些坚强独立的女性都带着“寡妇”这个悲情标签,她们却以坚强独立不屈不挠的精神创造了家族和香槟区的历史。

 

新时代香槟女性

 

“新时代女性”这个词好像总带些女权主义的色彩,无数媒体以各种“现代女性该有的特质”来给大家贴上分类标签和道德标准,或传统或女权,好像必须知道孰轻孰重作出选择。

而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香槟区的女士们也保持优雅的姿态给香槟酒和香槟区赋予新的灵感和动力。

 

她们不仅参与酒庄决策,甚至可以独当一面,同时家庭幸福美满;自信,独立,有见识,微笑着把香槟区的生活过成一首诗,传达给世界各地的香槟爱好者。

Maggie Henriquez

CEO, Champagne Krug

 

Henriquez女士并不是法国人,确是如今香槟区首屈一指的女强人。在南美各国发展葡萄酒和烈酒事业数十年之后于2009年成为库克香槟首席执行官。

 

接触过她很多次,思维缜密,法语略带南美腔调却出口成章。个子高高的她看起来像是难以接近的女强人,实际上却非常平易近人。记得几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就不停地参加各类品酒会,也跟学校社团去Krug参观,有一次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见过你很多次了,想来你该很爱香槟,送你个签名笔记本,希望你继续加油。” 

 

那次突如其来的惊喜给了我莫大的鼓励,随后这几年我自然成为了无法自拔的Krug Lover,上次在上海举办Krug晚宴之前给她发了酒单,她也发了很长的邮件给我选酒配餐建议和鼓励,晚宴之后还主动索要晚宴照片欣赏中餐搭配,跟我说“随时来我们的Krug之家”。

 

也在巴黎看到过她推着单车跟丈夫并肩前行,那是一幅风景画。

 

Anne Malassagne

Co-Owner, Champagne AR Lenoble

 

曾为欧莱雅集团高管的Malassagne女士听说父亲意图卖掉家族酒庄之时就毅然辞职,1993年回到家族酒庄,从葡萄园工作及酿酒技术等等方面提高香槟酒的品质,并以其敏锐的市场嗅觉和营销技巧将Champagne LeNoble又带回了顶级酒庄之列。她总是像电影中的人物,穿着讲究,高贵得体。

 

二十年间,他们不仅挽回了家族企业,还将产量提高到35万瓶销售至世界各地,品质也有显著提升,还推出了很有特色的特别酒款。但是对她来说,幸福的来源还是她幸福的家庭和两个刚满10岁的孩子,提起他们,她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Chantal Gonet

Champagne Philippe Gonet

美丽的Chantal来过中国几次,每次都热情洋溢地给大家介绍自家香槟酒。Philippe Gonet独立酒农酒庄位于香槟区最炙手可热的Mesnil-sur-Oger白丘特级村,是Salon沙龙香槟酒庄隔壁。

 

Chantal的哥哥负责种植酿酒,而她却带着漂亮衣服和香槟行走世界,将自家白中白香槟以及自己迷人的笑容传播到世界各地。从去年开始,她也跟随伴侣从香槟区搬家到了美国迈阿密,每天仍旧穿梭在各地推广香槟的同时,也将生活点滴在社交网络上和朋友们分享。因为她,我觉得Belemnita(Philippe Gonet家顶级酒款名称,也是产地特色白垩土的主要成分)白中白香槟的纯净和极强结构感之余都多了一丝温暖和畅然。

 

Évelyne Roques-Boizel

Champagne Boizel

 

曾立志成为考古学家的Boizel女士,在相继失去父亲和哥哥之后,在丈夫的陪伴下于1973年回到家族酒庄执掌大权。年轻的她经历了1992年危机和香槟区葡萄价格疯涨等困难时期,随后加入如今香槟区第二大集团BCC。如今集团几家酒庄都独立管理,Boizel家族成员也都各尽其职将自家香槟酒推广到更多市场,也在去年重新装修了酒窖,准备以全新的面貌来接待世界各地香槟客。

 

我公司的同事杨雪婷几年前曾在Boizel酒庄实习半年,至今依然跟Boizel家族保持联系,每次打电话都是每个家人聊上一轮,上次跟她一起去酒庄更是感受到Evelyne的平和温暖,那应该是雪婷在法国的第二个家了。

 

Vitalie Taittinger

Champagne Taittinger

 

我与香槟的缘分就是从Taittinger开始,那时我和Vitalie一起工作,两个人在一个办公室,从同事继而成为了朋友,甚至成为了家人。

 

Vitalie曾想成为画家。2005年家族酒庄被卖给喜达屋集团,随后她的父亲Pierre Emmanuel Taittinger竭尽全力在一年之后就买回了家族酒庄,所有的辛苦和奋斗Vitalie都看在眼里,就跟哥哥一起决定回到父亲身边,从零开始学习酒庄经营管理,并成为了自家香槟的代言人。如今哥哥负责出口销售,而Vitalie除了继续负责酒庄产品的艺术设计也接管了市场营销部门。她从不谙世事的公主蜕变成为艺术香槟女王,还成为了三个孩子的母亲,用她敏感的心和笔触来描绘香槟区的未来。

 

Alice Paillard

Champagne Bruno Paillard

 

Bruno Paillard先生是近代香槟世界的大人物,他不仅创建了自家同名酒庄,还是BCC集团创始人和最大股东之一。他的女儿Alice Paillard从2007年开始回到父亲身边逐渐参与酒庄管理,种植酿造等部门工作也都有涉及。

 

认识Alice是很偶然的事情,当时BCC集团出口经理会议,我有幸被邀请成为发言嘉宾,随后被Alice邀请去酒庄聊天品酒,即刻被她的精明能干和全面的种植酿造知识震惊了。从葡萄园工作到香槟区每个角落的风土条件,到酿酒车间的细枝末节,她无所不知无一不晓。她敏锐的目光中满是对香槟酒的热情和憧憬,也对酒庄发展销售有清楚的定位和前进方向。

 

Marie Gillet

Champagne Devaux

 

Devaux是香槟区南部奥布地区最优秀的合作社,Marie Gillet女士从1987年就从巴黎搬来香槟区跟丈夫一起工作,将酒庄和家建在同一个公园里,也在此招待五湖四海香槟客。

 

Delphine Cazals

Champagne Claude Cazals 

 

Champagne Claude Cazals也是白丘特级村Mesnil-sur-Oger的独立酒农酒庄。Cazals女士自小立志成为人道主义医生,却因为是独生女,在父母强大的压力下回到家族酒庄工作并于1996年全面接管四代家族酒庄。

 

Mélanie Tarlant 

Champagne Tarlant

 

要说现代独立酒农的活力代表,要属Mélanie Tarlant了。这个精灵般的香槟女孩儿和憨态可掬的哥哥Benoit一起管理家族酒庄,哥哥负责种植和酿酒,Mélanie则在社交网络和世界各地宣传自家香槟,传达香槟人的积极乐观。

 

她带着独立酒农的自由,从不拘谨,充满灵性。就和哥哥酿造的香槟一样,从不循规蹈矩,却无可挑剔。今年六月她将带着自家的好香槟来到中国,中国香槟客可以一睹新一代香槟人的风采!

   

La Transmission

 

尽管个性和酒庄规模属性都不同,这九位新时代的香槟女性在2016年集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名为“La Transmission”(传播)的团体。她们跟全世界的香槟客传输新一代香槟女性对香槟酒和香槟区的理解和体会,让大家用全新的方式来欣赏香槟酒,感受香槟区。

从酒杯的选择,到侍酒品酒方式,再到现代女性把生活润色成香槟酒般美好的决断和自信,她们想让更多人成为和他们一样知性优雅的新时代女性,年华不舍,爱人自爱。

 

  看到她们成立这个团体的消息是一个惊喜,能把独立酒农和顶级酒农结合在一起,这在香槟区并不常见。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祝贺也采访她们,随后还会一一重新拜访。她们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言人,我会这些美丽的香槟女人一起,传播香槟酒和香槟文化,让更多的华人朋友成为香槟客,一起爱香槟!  

Cheers!

 
 

本文为孟蕾原创,未经许可不能转载

图片来源:网络

合影照片来源:Anne Malassagn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