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香槟区Grand Cru, Premier cru意义何在?

 
香槟酒标上的 Grand Cru, Premier Cru是不是你的一剂定心丸,被你看作品质的保证? 然而事实并非总是这么简单,也有酿酒师在没级的村落酿制出高品质香槟,但也有人用特级村的果实酿制出了较差酒款。更让人吃惊的是,事实上,自2010年开始香槟区Grand Cru和Premier Cru的说法已经没有法律效益了

作者:Jiles Halling

编译:孟蕾

这个消息让你很失望?但它是真的。这个等级的法律消除是否会引起质量和价格的波动还有待观察,在预测未来走势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下香槟村落分级的来源和现实影响。

香槟区分级始末

在发明起泡酒以前,香槟区一直出产静态葡萄酒。中世纪时Ay, Bouzy, Sillery和Cramant等村落已经以其高品质的静态葡萄酒远近闻名,这些离马恩河不远的村落可以很方便地将酒桶河运运往巴黎,因此在巴黎地区名气甚至超过勃艮第等地区所产葡萄酒。

 

香槟区的第一次官方分级是在1911年,每个村落按照百分比给分,从22.5%到100%,理论来说评分标准包括土壤,微气候,葡萄园朝向和葡萄品种等等。在下面这张老文件的扫描版上可以看出一些主要村落的评分。那时Aube地区并不是香槟酒的官方产区,所以没有计算在内。

 

20世纪末期,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打分系统也将最低标准提升到80%。 320个种植葡萄的村落中只有17个获得了100%的评分,被评为Grand Cru特级村。41个村落得到了90°-99%的高分被评为Premier Cru(如今有44个一级村)。

如果一瓶香槟的酒标上出现Grand Cru字样,那这瓶酒所用葡萄必须全部来源于grand cru特级村。同理,如果标明Premier Cru则必须都来自于评分为90%到99%的一级村 (可以是数个一级村果实的混酿)。

其实这个打分系统的初衷是给果农出售葡萄时按等级统一定价。每年都会有政府部门协调酒商和果农并给整个香槟区的果实按公斤定价,最终特级村的果农会按100%价格收费,而一个评分为95%的一级村果农果实出售只能收定价的95%,以此类推。这个政府定价系统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在欧盟的施压下解除,开始市场自由定价。

2011年的变革

2010年9月,INAO (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Appellations contrôlées) 国家原产地命名管理局取消香槟区的官方村落分级制度,虽然并不禁止酒农在曾被评为特级或一级的村落所产葡萄酒标上表明grand cru或premier cru,但’for local, honest and long-standing practice’ 使得一切都成为学术理论或者意念传统

 

至于取消的原因,我的理解是因为这个分级系统本身太过笼统,并不能直接反应所产葡萄酒的质量差别。

特级村落所产葡萄果实质量优于其他村落,这还是香槟区的普遍共识。但是香槟区的”特级“和”一级”是针对整个村子,而非勃艮第”地块儿”或者波尔多“酒庄”那般明确和精细。每个村落会有朝向,土壤构成等因素迥然不同的葡萄园,所以同一个村落里的不同地块所产果实质量并不一致,这点尤其体现在那些拥有数百公顷葡萄园的村落。

 

因此,香槟区这个分级系统过于笼统,某种意义上说影响了香槟消费者对质量的判断,也影响了酒商和果农之间对葡萄价格的控制。

几家欢喜几家愁

香槟区的分级制度也许需要重新制定,但这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财力,也需要通过各方面的利益权衡。但是也有人因此而看到了一线希望,比如在马恩河谷地区众多种植Meunier莫尼耶的果农。

Meunier(曾叫Pinot Meunier)多年来一直被看成香槟区的“平民品种”,价格一直低于黑皮诺Pinot Noir和霞多丽Chardonnay,也没有任何种植Meunier的村落被评为特级村。即使有些酒庄酿制出了非常顶级的Meunier香槟酒,却也没能改变Meunier在大众消费者心中和价格表上的地位。如今分级制度在法律层面取消,也许长远来看可以为“Meunier”的兴盛助兴。

   
孟蕾的看法:Jiles是我敬重的长辈,志同道合的朋友,他曾被我的老师Steve Charters MW邀请来给学校Wine Marketing课程做讲座,也多次邀请我跟他一道拜访酒农。
如果不是Jiles的这篇文章,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香槟区的这个分级制度法律上已经取消了。但是我想可能短期内制度的取消还不会造成明显影响。普通消费者还是会将酒标上Grand Cru或者Premier Cru看作酒款品质的保证,同时这些字眼儿也的确是价格差异的来源。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些,INAO的决定没有也不会被媒体和酒商广泛宣传。 除了拜访酒庄和独立酒农,我也会经常在每年的不同时段到处转葡萄园“试吃“葡萄,尤其是采收季前后。特级村的果实品质普遍较高这点毋庸置疑,但也有“无名村”的顶尖果农种植培育出非常优质的葡萄,同样,也有一小部分酒庄酿制的“特级”或“一级”香槟辜负了大家的期待。  

 

3月11日Lei还会带着多款单一园香槟再来上海I-way葡萄酒学校跟大家讨论这个话题,感谢关注,也敬请期待!

 

作者介绍:

 

 

Jiles曾在1994-2004十年间在Moët&Chandon酩悦香槟酒庄工作,这十年深入香槟区的生活使得他深入地了解了香槟酒的方方面面,并在香槟区建立了自己的香槟酒圈。2004年年末回到英国后致力于香槟文化的传播和教育,给多家媒体供稿。2010年,Jiles再次回到香槟区,并在兰斯山脉北部的Verzy特级村定居,夫人Yvonne Halling开了一家B&B旅社,Jiles则继续给英国澳洲等进口商做香槟咨询顾问,并坚持做自媒体推广香槟文化。

博客:http://www.mymaninchampagne.com/

声明:

 

Jiles Halling独家授权Lei MENG在微信公众账号和网站翻译,修改并发表其曾发在个人博客和各类杂志上关于香槟的所有文章。如有媒体有意同Jiles Halling先生约稿或合作也可以和槟客文化联系。

Ta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