殳俏:只有跟最爱的人一起,我才会开香槟

 

 

殳俏,2018年法国兰斯Palais du Tau授勋的香槟骑士。她是悦食中国文化项目的创始人,《悦食Epicure》杂志出版人、主编,也是纪录片《悦食中国》制片人。她曾先后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三联生活周刊》、《时尚旅游》、《东方早报》、《申江服务导报》等报刊媒体开设个人专栏,出版《人和食物是平等的》、《吃、吃的笑》、《贪食纪》等十余本文集,其小说《双食记》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殳俏是中国大陆最受欢迎的美食作家之一,近年开始从事影视作品编剧工作。

SHU QIAO

   

 

有一个《罗马假日》里的桥段,因为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所以只能大概想起来。美国记者带着公主去一间罗马街头的小酒吧,问她要喝什么。

 

公主说:“香槟。”

 

记者倒吸了一口冷气,说:“你那女子学校很高级啊。”但还是忍痛给公主要了香槟,自己只要了一杯冷咖啡。

 

忘记了自己是几时开始把喝葡萄酒变成一种习惯的,但是,爱上香槟🍾,好像也是后来的事。

 

一开始,可能是觉得香槟的酒性不够往下沉,无论是餐酒搭配还是净饮,总带着一种不可捉摸的轻快感,让人瞬间就醉了,而我特别害怕这种带来不可掌控感的酒。

 

但这几年,渐渐明白微醺的尺度,也渐渐能够享受卸除了紧张感的愉快。香槟,是一如既往的澄亮心境,特别是那些陈年香槟,静置多年,一打开却依然是明亮轻快的口感,上升的气泡不因岁月无情而就此压抑了自己。

 

还有什么酒,让人值得在每一次欢庆,每一次悲伤的时候,都打开它?

 

法国人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开香槟,老人去世的时候开香槟;欢庆结婚的时候开香槟,欢庆离婚的时候,仍然开香槟。

 

 

我有女朋友说:“我无时无刻都可以喝香槟,因为在任何时刻任何地点,香槟都是对的饮料。”

 

我完全同意这个观点,但我还是有自己的附加条件。

 

只有跟最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开香槟🥂。

 

前一阵子去了法国,因为有三件大事

 

一是要好的朋友生日,他本身也是香槟爱好者。我们在巴黎为他庆生,睡个懒觉起床,中午就在蒙马特开喝。

 

午饭选的是巴黎最有名的做鸡料理的小馆子Le Coq Rico,四个人(后来又来了一个,只吃到最尾的几口也赞不绝口)吃了香煎鸡肝沙拉传统鹅肝派,然后重量的就来了,我们四个人鼓起勇气要了菜单上傲慢地写着“适合3-4人”的整只现烤珍珠鸡和“适合4-5人”的整只现烤布雷斯走地鸡

 

之前到这家,我就眼馋整只烤鸡,无奈就是两个人一起,布雷斯鸡只能点四分之一。

 

还好其中有一次,又在愁苦两个人点不了整只鸡的时候,有朋友拎了一只蓝脚鸡和一只黑脚鸡进来(大惊,在巴黎这样的小馆子偶遇太不容易),说午饭订了在这里烤自己从法国乡下抓来的鸡。。。。这才第一次吃到了烤整鸡的鸡翅膀和鸡三角大腿。

 

 

然而这次,我们点了这一大堆,竟然全部吃掉了。还喝掉两瓶无比适合夏天的Pouillon Rose

 

 

吃完之后,又去全巴黎最好的香槟吧Le Dokhan’s喝下午酒,午饭刚结束,自然要来瓶重口一点的香槟。

 

前一天夜里,自己跟女朋友点了杯卖的Champagne Marguet Le Parc Blanc de Blancs 2011,也就是睡前酒,但既然是朋友过生日,我就要做东开好酒啊。酒单上有瓶Pol Roger Sir Winston Churchill 1993,点完之后Somm给酒单上的这个名字贴上了封条,说这是最后一瓶了。

 

 

对于好酒,毫不吝啬地喝掉,才是敬时光、敬友情。

 

第二件大事是,夏季的法国香槟骑士团官方授勋仪式

 

嗯,你们猜的没错,今年我正式成为一名香槟女骑士啦。

 

在香槟大区兰斯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的Palais du Tau,这里曾经是历任法国国王加冕时的行宫,而今天,香槟骑士团的元老们在这里,给像我一样幸运的人们颁发骑士勋章。

 

 

要如何才能获得勋章?首先你必须对香槟事业作出基于自己领域的贡献,然后还要得到香槟骑士团成员的提名,最后还要审核通过你的所有个人资料及成就。

 

人生第一次被正式授勋,站在身着礼服的元老团面前,油然而生一种哈利波特要被分学院的错觉。。。。

 

 

只能说,感谢法国香槟骑士团,感谢香槟大区政府,感谢提名我的校尉阁下,感谢这些年来我们喝的每一杯香槟。

 

 

之后是盛大的骑士晚宴,当然还是——喝香槟。

 

 

最后是第三件大事,我一直向往的香槟区最最浪漫的活动——the White Picnic,一年一度的白色野餐,全香槟区最迷人的夏季大party。

 

不多说了,上图。

 

 

La Vie est Belle

正因为有很喜欢的香槟,有很喜欢的人,你才愿意走遍整个世界,你才愿意建立自己的美好家园。

 

如果幸福都有代价,那为什么不在最好的时候打开香槟,畅饮生活?

 

接下来插播一段我另一个超爱香槟的好朋友的喜北的文,如果有人问:

“那中餐怎么配香槟?”

“夏天在家里随便吃吃要怎么配香槟?”

“我叫了一堆外卖,可以开香槟吗?”

   那么就让喜北来回答你👇。

 

天热不怎么想喝红的,还是白的吧!

 

条件反射地想到雷司令,清甜讨喜,酸度迷人,菜系百搭,是人见人爱的安全牌;而一杯充满矿物感和结构感的 Sanceree,喝起来有种大人的味道,从冷盘、海鲜到饭后芝士也能一瓶搞定。普罗旺斯的桃红,平时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喝它,夏天冰透了来一杯开胃,就是色艺!

 

上周在西班牙,喝到两款山区出的 Moscatel,把酿甜酒的 Muscat 葡萄做成低糖的白酒,绝妙清爽的矿石味道,宛如行走荫凉的山间小道。而西班牙土著则会要一杯冰镇 Fino 雪莉酒 来开胃,幽幽沁凉酒香,食指大动,分分钟干掉一整盘高级火腿。另一个剑走偏锋的是气泡清酒,獭祭就有出,拿来配一碟撒满乌鱼子屑的冷荞麦面做晚餐,不能更完美。

上面这些喝出来的经验之谈,大概还算有点道理。总结一下关键词:低糖,酸度,矿物感,酒体清瘦,轻盈无负担。一句话,喝起来爽呀。

 

 

但是,夏天还是喝香槟最爽了!

 

没有什么比夏天的香槟更让人如痴如醉。开香槟的仪式感,本身就是有魔力的。第一口香槟,比吹着冷空调的室温稍凉,气泡轻柔抚过舌面、逐一绽开,是不甜不腻的清冽口感,酸度撩人,却绝非咄咄逼人,香气复杂深邃,值得停顿片刻细细品赏;绵长余味,混合食物滋味缠绕舌尖,回味良久。

 

香槟为什么是香槟?喝多了自然就会懂。爱喝的人,很难拒绝香槟的诱惑:不论宿醉、减肥还是体检临时抱佛脚,都不能阻止我喝香槟。

更何况它配菜百搭,连川菜和火锅都 hold 住无压力,真的不了解一下?

来看看夏天喝香槟,吃点什么好:

 

1. 外国盆菜

______

我想说的是,海鲜冷盘。内容丰富,朋友一起分享也不会打架。和我朝的小龙虾一样,是放下手机好好说话的优秀社交食物,都是壳啊都是壳。

 

不过,放下手机之前,拍照也是很上镜的。

2. 生蚝

______

不过,比起海鲜拼盘,惬意的午后聚会,还是每人一打生蚝比较对我胃口。关于生蚝,我写过整整一篇文章。开香槟喝的时候,我喜欢选矿物金属味较重的,譬如悉尼岩蚝(Sydney Rock)或是贝隆(Belon)都很合适。在英国乡下吃过“脏兮兮”的野生生蚝,味道野得一塌糊涂,拿来配味道 funky 的香槟或者自然酒肯定很欢。

 

以上生蚝盘来自沪上生蚝餐厅 Osteria,镇店之宝李泽老师是前知名侍酒师,所以他挑的酒单也是棒棒哒,大家放心去。

3. 伊比利亚火腿 & 西班牙冷小菜

______

除了传统的雪莉酒,伊比利亚火腿的油脂感和香槟清爽的酸度,其实也很登对……然后么,火腿当然要选 5J 的!

 

除了切片吃,配上面包片做成简单的开胃小吃也很棒。另外,我觉得西班牙冷小菜也很适宜搭配香槟,特别是带腌鱼的那一些。

 

4. 上海人的冷小菜

______

 

外国冷小菜就可以上台面,为什么我们的冷小菜不可以?

 

上海人的夏天,少不了糟货。糟鸡爪糟毛豆糟鸭舌糟门腔糟带鱼糟鸡,入口之物,皆可糟也。糟即酒糟,与香料制成糟卤,咸鲜合一,特别适合冷食。既然是以酒入菜,当然可以拿来下酒啦,香槟配糟香,意想不到的般配。

 

第一次去堂食,恰巧带了瓶香槟,结果发现,这么一家人均200不到的店,竟然还贴心地备了香槟杯。不过好的香槟,建议大家还是拿白葡萄酒杯来喝,更利于香气发散!

 

 

说了这么多,这是不是你这个夏天打开香槟的万能手册?

 

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哦,我们有没有在一起喝过香槟呀?

点击下方⬇️,继续阅读槟客精彩文章:

21世纪香槟年份大盘点,哪些年份最好?哪些香槟最好喝?

Demos:Chikalicious不仅是精致甜品店,还有中国最丰富的香槟酒单!

小农香槟 | Pierre Péters极致完美主义白中白

名庄解读 | Champagne Krug库克香槟

香槟酒Killer:光线味儿

旅行 | 香槟区三天两「印象」之旅

中文香槟网站正式上线,所有爱好者和从业人士必备的香槟酒+旅行指南!

上海去哪儿喝香槟?| 槟客品酒买醉指南2018版

槟客辞典 | 关于Rosé桃红香槟的一切都在这里了!

一篇文章了解整个香槟世界,Cheers香槟客!

 

图片来源: 殳俏 & 喜北

来源:殳小姐,槟客文化经授权转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