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发展史,都在这些洛可可时代的画面中了

 

如何从一幅洛可可风油画中窥探出一段香槟发展史?

 

我们在欣赏以古代欧洲为主题或者背景的艺术作品时,都不免会感受到这样的特征: 

华丽精致

甜腻典雅

亦或柔美欢愉的画面感。

 

无论是在经典电影中…

     

《茜茜公主》

 

 

《绝代艳后》

 

还是建筑装饰上…

 

法国凡尔赛宫的镜厅

 

 

 德国费斯堡住宅内的凯瑟大厅

 

这一类精致华丽的装修、服饰风格,便是源于法国,盛行于十八世纪的路易十五时期并风靡全欧洲的洛可可艺术形式(Rococo)。两百多年前,这种轻快明亮、自信欢愉、从当时宗教陈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表现形式,渗透到了各个领域。而油画,作为还原与追溯欧洲历史画面最重要的艺术形式之一,栩栩如生地还原了这一艺术风格在各方面的体现。

 

 

Madame de Pompadour –  F· Boucher

《蓬巴杜夫人》 –  布歇  1758年

 

亲切舒适的场景气氛,华丽的服饰,惬意的眼神和舒缓的心情跃然于油画上。

 

在这个思想急需挣脱牢笼,追求无束自由生活的时代,香槟也终于成为庆祝场合的主角饮品,我们可以在洛可可盛行时代下的这幅绘画作品中窥见一斑:

 

 

“Le déjeuner d’huîtres” – Jean-François de Troy 

《生蚝午宴》- 让-弗朗索瓦-特洛伊  1735年

 

这是洛可可绘画艺术时期的重要代表人物Jean-François de Troy 让-弗朗索瓦-特洛伊在1735年的作品。让-弗朗索瓦-特洛伊是路易十五时期的宫廷肖像和装饰画家,擅长描绘皇宫贵族们尽情享受生活的场景。这幅油画就是在路易十五的要求下,特洛伊描绘贵族们外出打猎归来,用香槟庆祝胜利凯旋的时刻

 

画面中13位男性贵族正在两百多年前凡尔赛宫中的小公寓餐厅欢聚午宴,6位仆人则穿插在其中, 端着盛满新鲜生蚝的银盘侍奉,每个人姿态各异,生动地仿佛下一秒就会继续活跃起来。乍一看, 这不过是中世纪常见的上流社会日常,享受生蚝和美酒。但在香槟迷们看来,却可以从《生蚝午宴》中窥探出这冒泡的艺术——香槟的浓缩发展史!让我们以香槟客的视角,再重新仔细端详这个作品:

 

 

 

1)香槟刀开酒

 

首先,画面的左边,几位仆人正在抬头看向天花板,原来是座位上的贵族刚开完香槟的酒塞冲了上去,他们似乎正发出一声惊叹,这是二次发酵后的香槟气泡表达出的威力与兴奋,挣脱了压抑已久的禁锢与黑暗,也不知宫廷画师特洛伊是否刻意记录这一瞬间,来凸显当下时代最倡导的生活态度。旁边的贵族左手用大拇指抵住瓶口以防气泡继续漏出,右手则拿着刚刚割完麻绳的香槟刀。

 

油画中,冲向空中的香槟塞

 

在十八世纪,装瓶的香槟都用几股麻绳将塞子与瓶口一起固定作为保存方式。我们现在最常见的金属丝套是十九世纪才发明并沿用至今的。如今我们开香槟只需要取下金属网,轻轻转动酒瓶转出塞子即可,十分方便。

 

但是在当时,“马刀砍香槟”十分盛行,尤其是在军队当中。试想下拿破仑带领军队征战欧洲各地庆祝时,挥起身旁的马刀豪气地砍下象征胜利的香槟,泉涌般的酒液飞溅,这种华丽的刺激感直接点燃所有人欢呼情绪的时候,该是何等的满足,同时也十分直接地体现出了军人的英勇气概。

 

这是一种极具观赏性的开瓶方式,同时香槟刀也是香槟酒历史的重要见证者,所以它依然会出现在一些传统和正式香槟宴会上为在场嘉宾助兴。

 

2)香槟除渣

 

 

我们再把视线挪到白色的桌面,有几只透明香槟杯倒扣在了来自东方世界的彩瓷碗。这是为什么呢?原来18世纪的时候, 人们喝的香槟并不如今天一般透明清澈,而是存留许多沉淀,酒液呈浑浊状态,需要将酒杯倒在碗里去除。而如今,香槟在经过二次发酵和漫长的陈年过程之后, 每个酒庄会选择不同的处理方式将酵母沉淀物去除,如冷冻除渣和手工除渣。更详细的工序过程和技术知识,请回顾文章:浑浊的香槟怎么喝?“转瓶除渣”才是香槟人影响世界的发明!

 

3)玻璃瓶装的香槟

 

 

 

在桌子后面的一位贵族,正握着深色玻璃瓶往杯里倒入酒液。回顾整幅画面,玻璃酒瓶散落各处,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香槟容器变革体现。如果这幅画的绘制时间再提早10年,就会是截然不同的饮酒景象。原来在更早之前葡萄酒都是直接装在木桶里销售,这方便了运输和税收,但对于香槟来说简直就是灾难,因为气泡会很快散尽,品质也得不到保障。直到1728年,路易十五才颁布了允许香槟装瓶出售的的特殊法令。有关香槟的酒瓶,请回顾文章:香槟才是王者之酒,连酒瓶都与众不同

 

4)香槟冰镇饮用

 

 

 

我们再看向画面正中间这个洛可可风格的木柜子,两个金属凹槽里放满了冰块,各插着一瓶香槟。说明在当时,人们已经习惯于将香槟冰镇后饮用。香槟的饮用温度在8-12度之间,适当低温的环境也能够更好地让我们体会到香槟的清爽感,持久的香气和精致优雅的品质。有关香槟的饮用温度,请回顾文章:香槟的最佳侍酒温度

 

 

 

一幅近三百年前的宫廷油画,特洛伊却在不经意间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关于香槟的浓缩历史,使得这冒泡的艺术在气质相投的洛可可绘画时期镌刻下印记。这些被揉进了笔画颜料中的香槟故事,期待越来越多的香槟客们来发现与品味!

Je ne peux vivre sans champagne, en cas de victoire, je le mérite ; en cas de défaite, j’en ai besoin.

我不能没有香槟,胜利时,我值得拥有;战败时,我需要慰藉。

——拿破仑·波拿巴

 

 

回顾其他香槟艺术文章:

 

醉美香槟海报,回溯欧洲「美好时代」

香槟海报 | 越陈越美的不只是酒,还有艺术色彩

香槟艺术酒标:每个酒标中都有一个艺术世界

 

 

参考资料:

http://www.voir-ou-revoir.com/2014/12/le-dejeuner-d-huitres-jean-francois-de-troy.html

http://interwd.be/ledit-de-louis-xv-sur-le-champagne/

原创文章,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