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世界的老顽童—Jérome Prévost

 

每次看到Jérome,我都会想起金庸笔下的“老顽童”周伯通,一方面在香槟种植酿造上的造诣独树一帜却也高于常人;另一方面,他也有颗淡泊名利笑对人生的心。每次看到他,都像是跟一位“大师”朋友在天马行空的聊天中醍醐灌顶,然后喝几杯他的好酒,很轻松。

他给自己的酒庄取名Champagne Closerie(Closerie法语意为一小块儿田地),如果你去过酒庄就会相信,这是名副其实的香槟车库酒。从兰斯市区向西十来分钟就到达了Gueux,他和妻子就住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房后的车库就是他的酿酒车间。

老顽童的挡雨方式 

photo by Crozatier

 

总有一些人,把旁人看起来的“不幸”变成自己的砝码,把它们变成财富。Jérome Prévost就是这样的人。

   

他只有:

 2.2公顷葡萄园

1种葡萄:Meunier

全部都在名不见经传的Gueux村


他却成为了香槟区首屈一指的酿酒艺术家,不仅让全世界的香槟爱好者注意到了Gueux,也掀起了一场Meunier的复兴。

长的历史

   

1987年,21岁的Jérome从外婆手中接管了家族酒庄,不知如何是好的他只好继续将2公顷的葡萄全部卖给酒商。那一年,他到好朋友Anselme Selosse家做客,当时Anselme也刚刚接手家族酒庄,酿制出的香槟酒却已经不走寻常路,直接震住了年轻的Jérome。

 

他说“我没法评价Anselme的酒好还是不好,但是确实很特别。”直到今天,他也仍说自己无法完全领会Selosse的香槟。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了挚交,甚至从1998年开始成为了师徒。

 


Champagne Jacques Selosse酒庄庄主Anselme Selosse 

那一年,Anselme也参观了Jérome的葡萄园,觉得葡萄园潜力很大,就主动提出让Jérome停止出售葡萄给酒商,自己开始酿酒。但那时Jérome连酒窖和酿酒设备都没有,Anselme就让他到自己位于Avize的酒庄酿酒,自己也方便给予指导,就是这样,Jérome在好友的酒窖里一酿就是4年。

 

2002年开始,Jérome回到自己的家里开始建造酒窖,一点点增添橡木桶和其他相关设备,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葡萄园管理和酿酒理论。

   

葡萄园中的Jérome Prévost

   

葡萄园中的Jérome 

 photo by Claymclachlan

 

Les Béguines只有两公顷,目前只有Meunier一种葡萄,平均藤龄40年。这里以表层大概80厘米深的沙质土为主,底下是充满了海洋化石的石灰岩。Jérome把从葡萄园挖出的石块摆在酒窖中间,每次去他家品酒,他都从四千五百万年前的一片汪洋大海开始聊起,滔滔不绝地讲起他的葡萄园工作,他眼中的葡萄种植理论,然后探讨他在酿酒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反而,品酒每次都是最轻松也耗时最短的项目。

 

因为他觉得,只要葡萄园土壤工作做好,酿酒过程不出大错,酿出好酒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这一点,我也跟这些精英酒农一样深信不疑。

 

他杜绝任何除草剂和农药,把二氧化硫填量降到最低,也拒绝任何chaptalisation, 尽可能的采收最熟的葡萄。对他来说,酿酒并不是什么艺术,更别提技术,植物是有生命的,我们要用最大的热情来跟它们和平共处,它才能给我们最完美的果实。

 

 

他也每次都骄傲地跟我说

 

   
你一定要在采收季之后来一次,站在葡萄园里你就会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每次看到其他人葡萄都采完很久了叶子还是绿的,那说明葡萄藤还在工作嘛,我的葡萄园才真正到达了金色的秋天。
   

可惜,今年约好的葡萄园漫步又因为之前在Larmandier家耽搁太久,到达Gueux的时候迟到一个小时,已经天黑了。Jérome意味深长地对我叹了口气,让我明年再来。

   

酒窖中的Jérome Prévost 

   


 

回到酒窖中,每次参观都不是听他讲述,而是探讨,甚至找不到答案的探讨。

 

对他来说,酿酒就是把足够成熟健康的葡萄塞到橡木桶中,酒就自然天成了。

 

问起发酵酵母,他会说全部都是自然酵母,在葡萄皮,房顶,橡木桶甚至空气中都存在,它们想什么时候工作让葡萄汁发酵就会开始工作的。

 


酒标都自己贴 

 

他用各种来源的橡木桶,450升至600升不等,至今没有偏爱的一种。记得2015年冬天去找他的时候,他正闷闷不乐,看到我就拉着我把每个桶都尝了一遍,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中间的那桶烟熏味儿特重,然后靠边的桶居然和雪莉酒一样起了一层Flor。

 


我以为他在测试我,结果他其实也不知道原因。两个人胡乱分析了一通,最后还是喝酒作罢。

 

开心的是我前几天喝了当时14年基酒酿制的LC14 Closerie Les Béguines,所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味道都没有了,非常干净清爽,也不失果香和趣味。

 

   

Champagne Closerie

   

很长时间里,Jérome都只有一款酒,就是100% Meunier的Champagne Closerie,并且以葡萄园地块命名为Les Béguines。

 

直到2007年,他才分出一小部分葡萄开始酿制桃红香槟,取名Fac-simile,也是我认为目前最好喝的Champagne Rosé之一。

 


Lei在Noma用Closerie Fac Simile开场 

  

Closerie从未标注过年份,却一直都是单一年份,单一品种,单一地块儿的香槟酒。

 

说起香槟酒农的“勃艮第”精神好像已经落入俗套了,但是我觉得Jérome比Anselme还要极端,毕竟Anselme的代表作是混酿多个年份的Substance,而真正的勃艮第酒都是单一年份,单一品种,单一地块儿。即使现在已经酿酒近20个年头,Jérome仍然没有想过混酿年份,对这个老顽童来说,循规蹈矩,每年寻找同样的风格,很无聊。

 


   

Lei MENG 精选酒款:

   

 

Champagne Closerie Les Béguines

 


 

这款100%Meunier的黑中白香槟年产量从未超过13000瓶,单一年份,酒标上的LC就代表年份,LC13代表2013年。

 

2013年采收季下过几场雨,所以收成并不高,但是Jérome却尤其欣赏那一年凉爽的夜晚,给他的Meunier保持了漂亮的酸度和优雅。这款酒可以藏进酒窖继续陈年,也可以直接享用,丰富的果香和余味已经足够怡人。

 

而且,2013年份其实只产了3300瓶,全是精华。

 

Champagne Closerie Fac-Simile Rosé

 


 

这是一款混酿法桃红香槟,年产不超过2800瓶,加入了10%同一地块Meunier酿制的红葡萄酒。很多次跟朋友们一起盲品,大家都把这款酒猜成Pinot Noir,我也每次犹豫,结论就是“如果不是Pinot Noir,就是Jérome Prévost了。”

 

它的结构感和力量,柔顺却不沉闷的单宁,都让我着迷。这款酒也成为了我的杀手锏,只要有朋友说不喜欢香槟就拿出来给他喝,每次朋友都会说“这酒我不认识也没喝过,但是我终于发现我也能喜欢喝的香槟了”。

 


2013年份背标“葡萄园就是我的家” 

 

我把这句话讲给Jérome听,他拉我到一边偷偷给了我一杯香槟,神情像孩子一样可爱。

 

那款酒明显已经有陈年,完美平衡,仍很有能量,酒体稍轻。我猜07, 他眉头紧锁也尝了一口,然后说“我也不知道年份,当时忘记标住了,没办法。”

在我无语之际,他又嘿嘿一笑说:

 “我告诉你个酿好酒的秘诀吧”

 “你不是没有秘诀吗?”

 “秘诀就是我要去做瑜伽了”

 

一万个白眼给我这个老顽童朋友,然后继续沉迷于他的Closerie,来跟大家分享。

 

声明:本文不含任何形式的广告

部分内容来自孟蕾公众号iChampagne,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Leave a Comment